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手机

抱团取暖海信TCL长虹结盟开启团购模式

手机
来源: 作者: 2019-03-09 22:49:12

原本“死磕”的竞争对手在什么情况下会抱团?答案是,形势危急。

对传统彩电企业而言,目前的形势用内忧外患形容并不夸张。家电补贴政策全部退出,互联企业强势进军,彩电消费行业将遭遇30年来首次负增长,所有不利因素交织在一起,彩电业“危急”。

近日,国内唯一的彩电行业组织中智盟把海信、TCL、长虹和多个终端厂商约在一起开了个会,对外宣布将对支付、信息安全、广告、游戏以及投资等方面的标准进行统一规划,建立统一入口。这开启了彩电商与第三方合作的“团购”模式。

“团购”是个好方法,能在短时间内完成用户量的增加,从而提高与第三方合作的议价能力。但团购能否解决彩电企业的难题,几家企业又能否真心真意抱在一起“取暖”,这始终还是个“隐忧”。

结盟“对外”

智能电视时代已然到来。但是传统彩电大佬们没有想到,自己与它的代沟是如此之大

原来是竞争对手,现在开始抱团,这种情况只会出现在寒冬时期。

6月30日,海信、TCL、长虹三家聚在一起,以中智盟的名义宣布,将分别对支付、信息安全、广告、游戏以及投资等方面的标准进行统一规划,建立统一入口(“五合一”计划)。

这是中智盟(中国智能多媒体终端技术联盟)在智能电视高速普及,小米、乐视等互联品牌带来全新营销理念和价格定位后的重要举措。会议后,很多媒体用了一串词儿来描述这个事情,称其要打造“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生态环,推动内容为主的电视营销模式。

这话听着非常耳熟,不错,跟乐视做电视的口号一样。

中智盟是一个由TCL集团、长虹集团、海信集团三家彩电巨头自发成立的行业性组织,成立于2011年5月。

抱团取暖海信TCL长虹结盟开启团购模式

当时正是智能电视兴起之时,海信董事长周厚健、TCL董事长李东生、长虹董事长赵勇三位“老朋友”坐在了一起,决定成立这个联盟,希望共同探索智能电视该怎么玩。

2011年到2014年,转眼间,中国智能电视产业经历了高速发展的三年。2013年,智能电视的渗透率为34%,而到了2014年3月底,这个数字达到56%,预计全年的渗透率将超过70%,总销量达到3500台。

智能电视时代已然到来,但是传统彩电大佬们没有想到,自己与它的代沟是如此之大。在节能补贴政策结束,互联企业强势进军的背景下,2014年,彩电企业的销量出现明显下滑,TCL、创维、长虹、康佳等龙头企业的业绩报表均出现“红色下滑警报”。传统彩电企业正经历一场比2012年家电业“寒冬”更为恶劣的低迷潮。

作为后生晚辈,乐视超级电视、小米电视正以新的游戏规则出牌,做得风生水起。乐视上周最新公布了超级电视销量显示,乐视超级电视上市一整年的销量接近100万台。按照去年年底30万台销量到如今100万台销量的增长率,下一个年度,电视的销量将有可能在300万台左右,而到2016年度的销量,将接近800万台。也就是说,两年后乐视超级电视的销量将达到目前市场老大创维的800万台电视的销量,而创维实现这一数字历经十几年培育。

“原来彩电业更多的是我看着你,你看着我,基于整个市场份额你高我低地争夺。目前,大家都已意识到,眼光要从老对手身上转移出来。”中智盟执委会委员、欢CEO吴盛刚对新京报说,“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就好像在清代末年,权贵之间在内斗,突然间八国联军就冲过来了。这时候就需要,眼光放远,放到行业之外,眼光放前,放到用户上。”

“团购”获利

以这种团购的方式,与第三方合作,会提升整个项目的优先级,也能获得一定让利

这一次,中智盟选择了几个热门的“点”逐一突破,比如支付、广告、安全、游戏。吴盛刚说,三家后台数据打通后再与第三方谈合作,议价能力更高,相当于是“团购”模式。

海信集团副总裁王志浩最近在媒体交流会上说过一句话,“互联时代,我们卖的不再是电视机,而是电视。过去我们的产业链只有制造环节,如今制造产业链的结束就意味着服务产业链的开始。”所以,这三家企业能再次联手一致对外,就是冲着那块儿服务产业链的价值去的。

服务怎么赚钱?奥维咨询总裁文建平对新京报说,因为要上门服务,所以用户过去是成本,但智能电视发展到现在,在互联化的运营模式中,用户已经变成一种入口,让电视有了广告价值和运营价值。“中智盟看到了这个机会,想抢蛋糕,但是光靠一家彩电商的数据规模不够,所以想要联合各家一起搞。”

联合的效应有多大?文建平说,从长远来看,随着用户数量的增长,收入的增长可能是几何倍数的。比如一个用户对应收入10元,100个用户对应收入就不仅仅是1000元,可能是10000元,“收入的增长会在人数增长的基础上乘以N次方,这就是联合的价值”。

吴盛刚举了个例子。比如支付,之前每家企业都分别跟支付龙头企业谈过合作,但合作对接并不融洽,出现的各种问题也不能及时解决,用户体验很难提升。“对支付厂家来说,目前他们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保住PC端,恶战端上,仅一家电商的用户量很难引起他们的兴趣。所以以这种团购的方式,与第三方合作,会提升整个项目的优先级,也能获得一定让利。”吴盛刚说。

广告协议打通后,能带来的效益更加明显。有熟悉中智盟的业内人士对新京报说,广告越规范,商家获得的收入越多。他把各家电视的广告位比作公交站牌,站牌都可以做广告,但如果三个公交站牌的尺寸、广告预览方式不一样,有的可放动画有的不可以,对广告投放商来说,都是麻烦事儿,而统一后能给广告投放带来便捷。

新京报从中智盟了解到,在联盟所提及的“五合一”中,目前已经打通支付和广告体系,今年下半年的重点是让这两个方面后续工作尽快落地。

融合“微妙”

中智盟是个分散的联盟组织,其执委会成员中有海信和TCL高层,没有长虹高层

没有公司制的束缚,没有资本的捆绑,合作始终是个“微妙”的事情。关于这个隐忧,正热情高涨参与其中的各方,似乎都不愿意提及。

其实,在“五合一”计划之前,中智盟还做过操作系统的统一,不过效果并不好。操作系统涉及主导权的问题,用了谁的系统就意味着把未来整个后端服务产业链的控制权拱手相让,这是每家企业都非常忌惮的,所以中智盟此前力推的操作系统名存实亡。

吴盛刚对新京报说,联盟成立三年的经验是,定义一个看似很美但操作难度高的事情,可能导致整个事情失败,定义一个简单、可控、有效的目标,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更具有操作性。于是中智盟此次的“五合一”计划,选择了五个点,都是厂商日常工作中备受困扰亟待解决、能够达成一致,操作性强、更讨巧的项目。

即使这样,想做到完美融合,也不容易。有业内人士对新京报说,在关于“五合一”的问题上,海信和TCL比较积极,长虹的积极动力不够强。

“几家合作的关键在于人,中智盟是在三个独立公司基础上成立的一个分散的联盟组织,跟原来三个主体之间存在利益重叠,在其中主导运营的人是谁,是职业经理人还好,如果是从企业派上来的,屁股能不能坐正,立场能不能把握好,还很难说。而且联盟的机制能否保证公平公正也很重要。”上述业内人士称。

新京报了解到,中智盟组织架构中的核心部门是理事会(决策机构)和执委会(日常管理机构),理事会理事长实行轮值制,去年是四川长虹多媒体产业集团董事长林茂祥,今年是海信集团副总裁王志浩。从公开资料看,执委会成员有海信和TCL高层,没有长虹高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