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智能

IDC云间互联需求凸显运营商亟需搭建城域

智能
来源: 作者: 2019-03-21 11:53:02

电信运营商信息服务的“基地模式”成为了国内各地区数据中心高速建设的主导引擎。在湖南,中国移动八大业务基地中举足轻重的“电子商务创新产品基地”,以云计算为支撑,强调专业化、绿色、智能的湖南移动互联数据中心已经建设完毕;而在成都,作为中国电信在西部地区最大的数据灾备中心也已竣工投产,面向企业提供新型的IDC服务。

面对这些不断落成的大型数据中心项目,我们不难发现,云计算作为其中重要的IT后发优势,已经被许多地方运营商所采用。

通过“云”这种IT资源重新整合、分配、交付的新型模式,运营商不但改变了传统IDC的“托管”业务方式,同时也增加了对数据中心计算资源集群式发展的信心。

一位四川电信运营商技术人士告诉:“现阶段,运营商IDC建设规模不断扩大,从原来的几千台已经扩展到数万台,这种计算资源的集群式发展规模的确迎合了许多企业,尤其是互联企业日益增长的业务需求,但这种趋势也在引发数据中心一些新的变化,比如运营商同一城市中的不同数据中心势必需要整合,而原本仅限于同一数据中心内部的IT调配,也将延伸到不同数据中心之间。”

互联企业也在面临同样的问题,比如淘宝、百度等国内互联企业,尽管其单个数据中心的服务器规模已经达到了数千台,但依然无法赶上其自身业务的发展速度,因此跨城域或广域的数据中心资源整合已是迫在眉睫。

IDC间互联需要“高速路”

这也就是说,原本仅限于单一数据中心内部的络技术将会延伸至IP骨干领域,比如浪涌缓存、虚拟局域络等技术将拥有更加广泛的应用场景。

在以云计算为业务模式的IDC服务中,IP骨干某种程度上也需要扮演云计算资源下虚拟络交换的角色。

不过,前述运营商人士对此也表示,以目前运营商城域和广域的现实条件看,数据中心互联还存在诸多瓶颈,首当其冲就是带宽问题。

“IP骨干在云时代将面临更加紧迫的带宽压力,一方面是各地方运营商都在积极进行接入建设,其接入带宽将从原来的2M升级到最高20M级别,这对于数据中心的核心路由器无疑是巨大挑战;另一方面,各大企业的私有云互联、混合云互联也将需要更高级别的无阻塞专线宽带服务。”

据介绍,目前大型互联公司的数据中心专线带宽至少在10G以上,而一些政府、大型企业以及中小型互联公司的专线服务也要在100M~1000M之间,由此,IP骨干的带宽压力可想而知。

虚拟城域构筑“大二层络”

除了带宽压力,数据中心互联也在考验整个城域或广域的承载能力。

当运营商作为云服务提供商提供统一化的云服务时,其计算资源其实是分布在多个不同地理位置的数据中心中,这必然将涉及不同数据中心的资源调配和数据迁移问题,此时如何消除地区差异,实现业务连续性和安全性就显得格外重要。

H3C运营商解决方案部首席分析师涂尧对此也表示,数据中心互联的关键在于运营商需要充分发挥络能力,这其中包括许多关键技术,比如高速云间互联、跨广域络虚拟化,以及云间安全络防护等等。

从总体角度考虑,实施这些关键技术的前提是,运营商需要构建一个能够横跨多个数据中心的大型虚拟局域二层络,其目标是让企业客户在不同数据中心交互时就好像是在同一IDC中通信一样,并对广域无感知。同时,这个大二层虚拟络还要满足虚拟机迁移、计算实时性等高级别的性能要求。

多套技术方案尚未“定稿”

前述运营商技术人士告诉:“跨局域的数据中心互联对于运营商而言,将是实现云服务转型的关键技术瓶颈,以目前情况看,无论是对传输平台还是城域容量都是巨大挑战,总而言之,运营商在这方面还没有形成系统的解决方案。”

这其中,可靠性成为了运营商反复思量的主要技术指标——实现跨广域的数据中心互联,将牵扯到线路冗余问题,而目前在二层多路径方面,很多核心络厂商还在提供一些非标准化的跨设备链路聚合技术,这将成为后续规模化商用的障碍。而在诸多链路技术中,以规模商用的以太技术呼声最高。而对于如何搭建城域内的大二层络环境,目前也有VPLS、Mac-in-Mac、VLAN、VLL等多种技术供选择。

除此之外,该技术人士还介绍,在构建云间数据中心专线时,运营商还要考虑如络接口、扩展性,以及连通性等很多技术因素。

老人补钙哪个牌子好
病毒性感冒与流感的区别
减肥后期怎么加速减重
芝麻白花岗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