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智能

创新药企业发展瓶颈从好科学到好公司徒

智能
来源: 作者: 2019-02-13 23:01:24

【编者按】离开实验室去创业的人总会遇到一个疑问:你是否熟悉商业?在国内创新药研发火热的当下,这一问题想必会愈加突出。本文作者供职于某美元VC,专注于早期药创新投资,其建议可供借鉴。

本文转载于公号医药魔方数据,作者过帆;由亿欧整理,供行业人士参考。

对于生命科学而言,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年代。诸如RNAi、ips、基因、免疫治疗等诸多革命性的发现不仅层出不穷,而且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临床和产业化迅速推进。

技术光环随之带来的,是资源的大量涌入。不少有识之士认为,当下生命科学领域投资与90年代的互联投资高度类似。相较而言,两者确实可以找到诸多共同点,包括生命周期阶段、发展前景等。尤其是作为新兴业态,两者都是典型的science-driven,科技进步驱动产业发展。相较而言,如今的互联投资更多依赖商业驱动,体量势头更加庞大,但是全民涌入之下,“互联+”门槛不再,很大程度上已不再是当年的玩法。

研发背景的创业者,包括科学家和工程师,往往更喜欢小而美的science-driven产业业态。因为在这样的时代创业,科学会拥有较大权重。尽管如此,一个容易被忽视的重要事实是,虽然好公司往往来源于好科学,但是好科学发展为好公司的历程从来不是一帆风顺,两者的gap可能超出许多人的想象。须知即使是90年代无限风光的互联极客新贵们,在2000年遭遇纳斯达克泡沫破裂时,不知道有多少被打得一败涂地。

创业者:尺有所长,寸有所短近年来,中国的创新药企业也如雨后春笋般大量涌现。从创业者既往的从业背景看来,主要群体大致有三类:科研院所,大型药企,以及CRO。

科研院所的PI创业做新药自90年代起就不乏先例,近年大量海归的千人和青年千人更是提升了这个群体的规模和层次。PI手上握有最前沿的science,能够有些研发更具前瞻性的新型项目,某些创新机制的新药efficiency验证等方面也可能存在门槛,甚至仅此一家。但同时,PI大多在公司运作、商业沟通方面短板明显,其多采取的兼职身份在公司发展后期也往往会遭遇瓶颈。

大型药企,尤其MNC的研发机构出来的资深科学家,熟悉药物研发流程和商业规则,一般来说是投资机构较为青睐的创业者,其中还有不少可以从前东家license项目资源。不过相较学术界的PI,其pipeline的突破性可能略逊一筹。另外,大型药企研发机构分工明晰的特点,使得其中不少科学家从新药研发局部到全流程leader,还有转变和熟悉的过程。

还有部分创业者可能来自于CRO企业,对研发的某些环节,如化学等方面更加专业,不过由于存在乙方的惯性思维,可能对整个新药研发链条的全局视野相对薄弱,尤其对后期研发工作相对更加陌生。

各类背景的创业者均有自己的长处和短板。对于投资机构而言,没有孰优孰劣之分,关键在于根据自身的投资风格,选择合适的founder和项目,嫁接相应的资源,并培育企业成长。

要酿葡萄酒,不能只榨葡萄汁好的science诞生于实验室,但是未必能够直接拿来应用。能够成功商业化的生命科学技术,除了必须的安全有效之外,还需要在规模化、稳定化和低成本的制造工艺方面做到足够完善,还需要能够建立足够的专利壁垒。这有点类似姜文曾点评冯小刚的电影:你需要把鲜葡萄酿成葡萄酒,而不是榨出葡萄汁就端上来。

许多新兴技术看似无比酷炫,似乎能够用全新的路径实现更好的临解决方案,可是规模一旦放大,诸多问题就开始显现。国产单抗药物早年就受困于规模化放大生产工艺,而且疗效不足,被戏谑为“原研一针当两针用,国产两针当一针用”,近年来才开始有所改善。

笔者也见花开花落蓦然回首的浅浅一笑守一颗淡泊之心过各种国内的IVD项目,从分子诊断到近年火热的CTC,技术相当新颖,都拿出data说检出率优于外企同类产品,可是却做不到基本的稳定重复,结果一份样本做10次10个结果,10个人做也是10个结果,这如何能让临床医生放心使用?

成本也是新兴技术遭遇的常见瓶颈。1.4万美元的PCKS9单抗,47.5万美元的CAR-T,110万欧元的Glybera,疗效固然激动人心,然则这样的成本、价格和用量下获利几何,企业自己心知肚明。须知面对支付意愿、临床获益以及竞争格局时,并不是每个新药都有索非布韦这样的底气。

团队配置:枪在手,跟我走都说投资就是投人,的确如此。越是早期的项目,无论是技术风险或是市场风险,均难以避免的,相比之下,团队成为投资人更加注重的评估要素。

一般来说,新药研发的创业公司,需要在化学、生物、临床等各职能都要有资深角色的配置,还需要有一位CEO专职公司运营。不过这是理想状况,现实中受制于成本、人脉、时间等要素,掌握核心科学的创业者未必容易实现如此完整的团队配置,加之如今国内的CRO生态已经较为完善,亦能一定程度弥补团队职能的欠缺。

尽管如此,对于职能配置完善的创业团队,投资机构还是会更加青睐。一方面,团队能够更加高效地与CRO沟通和推进项目,另一方面,创新机制药物研发大多会遭遇新的复杂情况,企业团队自主掌控,能够更加有效解决问题,规避风险,提高成功率。当然,诸如临床等职能配置,可以随着项目进展,再行逐步完善,但一定要列入未来的规划日程。

创新药企需要有专职CEO,负责企业日常运营、团队管理以及投融资接洽等。这些工作往往是科学家founder的短板,对企业成功却是不可或缺,而且是越到后期重要性越显著。某些科研院所PI的项目转化,自身无法全职创业,富有经验的CEO更是不可或缺。

原则上,企业应该根据项目进展阶段,提前配置团队成员,再行融资。完善的团队能够增加投资人对项目的信心,也有助于提升项目的阶段估值。笔者也曾遇到“我们得先融到钱才能去请CEO/CMO”之类的解释,但是并不能令人信服。

融资拿钱,三思而后行创业要有科学,有人,还要有钱。融资是创业企业的生死大事,不可不察。

这是一个不差钱的时代,充裕的流动性造就了接连不断的惊人交易。除了TMT,市场最热捧的行业也就是healthcare了。对于创新药企业的founder而言,找到钱本身并不困难,关键在于如何拿多少钱以及拿谁的钱。

当前中国创新药企业的估值是否有泡沫,仁者见仁。尽管如此,市场若干明星企业的超高估值,对后来创业者心态影响是显而易见的。“XX最新都估值二三十亿了,在国外还没我做得好/项目质量还不如我/进展也就比我快大半年/balabala,我怎么也应该值XX亿”,诸如此类表态屡见不鲜。

估值越高越好吗?当然不是,除非这是最后一锤子买卖。过高的估值会透支企业未来的成长空间,让后续来者难以为继。当企业估值远超纳斯达克同类企业时,谁来接力下一棒?没有后来者,自身又无法盈利的创新药企业,后续资金从何而来?遗憾的是,这样的场景在当下的国内市场并不罕见。如此类似炒家的态度,着实不应该是理性的科学家应该有的,更不是投资人,包括理性的股东,所希望看到的。

拿谁的钱同样是问题。VC、PE自然不在话下,各种民营企业老板、X二代、房地产、互联等手握重金的土豪更是一个比一个积极砸钱。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建议企业,尽可能还是选择医药领域专业深耕的资深投资机构,尤其是创新药项目。

土豪资金给出的估值肯定会比专业机构更加诱人,但这钱很大可能拿到后会烫手。房地产、互联等机构赚惯快钱,很难适应创新药投资的节奏。蜜月期之后,矛盾会开始积累,为了回笼资金,强压不成熟的项目license out,后续资金迟迟不到位,或是对再融资条件无比苛刻,类似状况在国内屡见不鲜。更有甚者,某些房地产等资金投资新药的目的,仅仅是为了以此为招牌获取政府补贴,

创新药企业发展瓶颈从好科学到好公司徒

何谈后续经营。这样看似多出的那几千万估值,意义又在哪里呢?

把控项目推进和烧钱的节奏好科学诞生于实验室,通过公司实现商业化开发,但是运营实验室和运营公司还是截然不同的。项目推进节奏和烧钱节奏是创业者容易走入误区的地方。

习惯于做science的PI需要明确,公司的经营和成长不等同于项目推进。项目推进可以集中资源砸进去,保证质量的前提下自然进展越快越好。然而,公司的发展需诸多要素齐头并进,要控制节奏。项目进展很重要,但不是全部,能够快和好固然重要,但不能为了今天的进度,牺牲了明天的预期。

规划预算和融资到账后,不能只考虑把项目埋头推进到最远。更加合理的规划和资源分配是,项目能推到新的milestone,公司也在良性运转,团队和职能完善进一步提升,最好BD等方面也有些进展,然后适时启动下一轮融资。

举个例子,新药拿到IND,账上还有大几百万,多不多少不少的,怎么花?继续往前推项目到phase Ia,甚至有缺陷的phase I?亦或是先停下来,装点其他pipeline,并充实点临床团队?后一个策略似乎更理性。

烧钱方面,公司开销跟实验室的开销也是截然不同。国内好的实验室,一年开销至多几百万,可是PI想把项目放到公司做药,某些GLP毒理安评一个实验可能就得几百万,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花费。

因此作为公司一定要做好预算计划,控制好扩张的burning rate。大环境好,融资容易,也不要乱花钱,尤其要未雨绸缪。经济形势,行业形势,都是有周期的。君不见几年前风光无限的互联医疗,现在融资又是何其惨淡?

科学遇上投资: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从好科学到好公司,离不开好的投资人。

术业有专攻,科学家的职业生涯积累聚焦于science,即使是MNC研发机构的科学家,在商业实际运作方面肯定还是会有不足的,包括经验、人脉和其他资源,更不必说学术机构的PI。优秀的投资机构完全可以弥补这些短板。

当科学家变成创业者,理念一定要更加open,尤其在商业运作方面,需要更多地与投资人沟通。多数时候,他们在这块的经验会更加丰富。同时也要尊重决策机制,毕竟而言,做公司花投资人的investment,和做学术科研花政府的funding,还是有差别。

由此可见专业医药投资机构的价值。这些基金往往经验丰富,能够尊重新药研发规律,适时引导,嫁接人脉、项目、BD等资源,也不会肆意干预运营。在市场整体专业度欠缺的情况下,知名的老牌基金往往还对项目起到良好的背书效应。

在如今这个时代,不差钱的地产、互联土豪大可以砸钱圈上七八个明星项目。尽管如此,对真正想把科学推向市场的企业来说,这恐怕还是比不上那些曾经扎扎实实,一步一个脚印,从若干早期把项目推到最后的资深投资机构。做个类比,A曾筛出10个hit compound,B曾从头到尾做成过一个药,你打算选谁做研发总监操盘项目?

从好科学到好公司,道阻且长,非一蹴而就。以仅为若干个人见解,点到为止。好公司也是必然要经历风雨才能茁壮成长。众多如今星光耀眼的新药研发公司,回首往日,有谁没经历过研发受挫、融资不利甚至现金几近断流的窘迫时机呢?熬过去黑暗,才能看到前方的光明。

我们有幸,如今的中国正处于好科学井喷的时代,有志于将研究向市场应用,造福更广阔群体的优秀科学家也在纷纷摩拳擦掌。建议诸位有志于创立好公司的科学家们,可以从更早的时候就着手,主动接触和积累各种资源,包括投资、运营、临床等最首要的多方面,并开始逐步筹划和准备。时机一旦成熟,就可以撸起袖子加油干。

那么,我有酒了,你有故事吗?

工程承包网价格
beats新款耳机
六盘水是哪里的报价

相关推荐